索克萨尔

【叶韩】童言无忌

祀久年:

☆一发完




☆脑洞清奇(这篇一点都不正经的!!!)




☆原创背景




☆食用愉快


——————————————————————————————


01.


小叶韩是叶修和韩文清从孤儿院收养的一个孩子,现在正在上小学。




安分守己,懂事听话,成绩优异,从小到大就是邻居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可是!现在!小叶韩他竟然要被带家长!!!




叶修毫无责任心的就将这件事推给了自家老婆。




02.


“对不起,老师,我家孩子给您添麻烦了。”韩文清沉着一张脸脸,诚诚恳恳的道歉。




一旁坐着的老师此时却浑身不自在。




#学生家长气场太强大肿么破!#




“咳咳,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不要再欺负人家同学了。”老师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僵硬无比。只想尽快将这尊煞神送出办公室。




03.


回家路上,韩文清准备认认真真和自家儿子谈心。




毕竟一向是乖乖好学生的儿子突然学坏了那可不得了。




“你为什么要欺负同学?”




小叶韩眨巴眨巴眼睛,说出了实话。




“因为我喜欢他。”




······




韩文清面部表情龟裂了。




他清晰的记得不久前老师让自家儿子向对方道歉的学生是个清秀的男孩子。




哦,这不是主要的。




“为什么你喜欢他就要欺负他?”




直觉告诉韩文清他将得到的答案绝对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那···papa你喜欢爸爸吗?”




想起自家爱人,韩文清柔和了眼神。




“恩。”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




小叶韩继续眨巴眨巴眼睛,笑的一脸灿烂,无邪,好像天使下凡。




“可是我经常看见爸爸压在papa身上啊!papa还发出···恩很痛苦的呻吟吧。难道不是在欺负papa吗?”




韩文清: (#゚д゚メ)




04.


听说回家后,叶修被罚睡了一周的沙发。




fin.


——————————————————————————————


现在理解题目的含义了吧x

【叶蓝】背道而驰

祀久年:

☆有车有车有车【高亮】


☆警察叶×黑道蓝


篇幅短小


☆一发完




全文这里:学步车




作者侃大山:


好吧其实写《铐住你了》完全就是因为想写篇警匪肉······


后来就很干脆了,直接开码!去(哔——)剧情!


然而仍然短小君······


食用愉快啊诸君x

【叶蓝】铐住你了(2)

祀久年:

传送门:(1)


食用须知:


1.目测中长篇,不定时更新


2.原创背景,警匪paro


3.动画版人设


4.OOC有


5.CP:警官叶×社会蓝


以上√


食用愉快♪


————————————————————————————————


04.


当蓝溪阁的门卫看见自家老大这幅模样内心是凌乱的。


先不说这明显偏大的衣服,仿佛只是起了个摆设作用,能够让人轻而易举地看见那苍白的锁骨。让人浮想联翩。


那发型才是众人关注的重中之重。


活见鬼!有生之年终于见到老大与葬爱脱离了关系!!!


与此同时,那帮糙汉子们还在心里悄咪咪猥琐了一把:


诶嘿嘿,老大好可爱,好软好想摸一下~


是了,现在的蓝河一副乖乖宝模样,谁还敢相信这也是手上性命无数的蓝溪阁帮主?


只是蓝河可没有这么雅致的兴趣,只是狠狠剜了那帮糙汉一眼就直奔总部:蓝雨去了。


05.


“吱呀——”沉重的门被打开。


蓝雨的掌权人闲适地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椅上,见蓝河进来弯起唇角笑得纯良:


“呀,蓝河嘛!怎么今天舍得你的宝贝头发了?”


蓝河一心扑在正事上,这是被顶头上司噎了一下却也无奈何——时间紧迫,他只来得及换了身衣服。


他尴尬地回以微笑,准备直奔主题。


“喻哥,”他压低声音,想让自己看起来更严肃一些。


喻文州见状,摆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这才颔首让蓝河继续。


“这次任务······”蓝河继续说。哪怕声线平稳,但眼中的怒火却是藏不住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喻文州嘴角的微笑变得寒冷,屈指极有节奏地敲着办公桌,好像在沉思,但熟悉的人都知道——喻文州生气了。


语毕,蓝河深呼吸将过激的情绪抚平,身板站得笔直垂眸等待喻文州的命令。


喻文州噙着标志性的微笑,好像一个温润如玉的王子。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沉着冷静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


“可是······”蓝河不甘地继续说,帮里出了这么大事,他也想帮忙。


“出去。”


“······是。”


06.


蓝河的心情很不爽,导致他家的门也跟着不幸起来。


“咣——”房门被狠狠摔起。


“怎么?火气这么大?”一道有点耳熟的声音响起。


听到声音,蓝河僵了几秒,倏忽间将腰间的手枪拔出做出攻击的姿态,将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沙发上不请自入的人,不知不觉手心冒出了汗。


该死,他怎么进来的!


叶修叹气,直起身子款步向蓝河走去,对那把致命威胁视若无物。


“别过来!”蓝河低吼,目光紧紧地盯住叶修,不放过他的一丝动作,放在扳机上的食指蠢蠢欲动。


见状,叶修苦恼的笑了,好像蓝河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做出在这般可笑的举动。


“真是不乖啊。”叶修说着,一面抬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横踢踢中蓝河手腕,枪应声落地。


等蓝河反应过来,他已经被面前的人扣住脖颈,抵在墙上了。


太快了!蓝河瞳孔缩小到极致,背后浸出一身冷汗,浑身无意识地发抖。


“早这么乖不就好了吗?”叶修笑眯眯的松手,好像前一秒爆发出巨大杀意的人不是他似的。


“咳咳······你······”重获自由,蓝河捂住脖子,声音沙哑。


“我来干嘛?”叶修帮他补全问题。


蓝河点头。他现在脑海里一团乱麻,大量的问题不知从何问起,干脆先捡自己最关心的问起。


“啧啧,我的心好痛啊,不知道是谁嚷嚷着要给我报恩的,这才多久,就把救命恩人给忘了,唉~”叶修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个什么东西抛给蓝河,亮闪闪的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


蓝河赶忙接住。


是那个勋章。


蓝河的眼神一下子就复杂了,如果是道上的人的话,这枚勋章的价值他不可能不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还回来?


“就这样了,东西物归原主,小家伙你现在可是欠我两个人情了哦。”叶修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准备离开。


“等一下。”蓝河开口叫住了叶修。


“恩?”


“你是谁?”


“我?叶修啊!怎么,忘了?”


“我是说你的职业。”


闻言,叶修再次抛给蓝河一个东西。


蓝河接住。


是警徽。


叶修看见蓝河脸上龟裂的表情,爆发出一阵哄笑。


等蓝河收拾完脸上的表情,叶修早已离开。


07.


逗完蓝河的叶修心情大好,在离开的时候都没忘和两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门卫笑嘻嘻地打了一声招呼。


TBC.

【叶韩】童言无忌

祀久年:

☆一发完




☆脑洞清奇(这篇一点都不正经的!!!)




☆原创背景




☆食用愉快


——————————————————————————————


01.


小叶韩是叶修和韩文清从孤儿院收养的一个孩子,现在正在上小学。




安分守己,懂事听话,成绩优异,从小到大就是邻居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可是!现在!小叶韩他竟然要被带家长!!!




叶修毫无责任心的就将这件事推给了自家老婆。




02.


“对不起,老师,我家孩子给您添麻烦了。”韩文清沉着一张脸脸,诚诚恳恳的道歉。




一旁坐着的老师此时却浑身不自在。




#学生家长气场太强大肿么破!#




“咳咳,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不要再欺负人家同学了。”老师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僵硬无比。只想尽快将这尊煞神送出办公室。




03.


回家路上,韩文清准备认认真真和自家儿子谈心。




毕竟一向是乖乖好学生的儿子突然学坏了那可不得了。




“你为什么要欺负同学?”




小叶韩眨巴眨巴眼睛,说出了实话。




“因为我喜欢他。”




······




韩文清面部表情龟裂了。




他清晰的记得不久前老师让自家儿子向对方道歉的学生是个清秀的男孩子。




哦,这不是主要的。




“为什么你喜欢他就要欺负他?”




直觉告诉韩文清他将得到的答案绝对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那···papa你喜欢爸爸吗?”




想起自家爱人,韩文清柔和了眼神。




“恩。”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




小叶韩继续眨巴眨巴眼睛,笑的一脸灿烂,无邪,好像天使下凡。




“可是我经常看见爸爸压在papa身上啊!papa还发出···恩很痛苦的呻吟吧。难道不是在欺负papa吗?”




韩文清: (#゚д゚メ)




04.


听说回家后,叶修被罚睡了一周的沙发。




fin.


——————————————————————————————


现在理解题目的含义了吧x

【叶all】叶修de戒烟计划(4)

祀久年:

☆OOC有


☆原创背景


☆脑洞清奇


☆CP:叶all


传送门:(1)(2)(3)

——————————————————————————————

12.

在叶修几次都没有将叶秋办公室门打开之后,他只是微笑着对旁边瑟瑟发抖的小秘书这样说:


“啊,抱歉让你见笑了。弟弟他果然还需要更多的训练呢,麻烦替我转告他······”


“这个月就不要回家了,公司事情肯定很多吧。”


小秘书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


她没敢告诉面前的总裁大人——副总裁他心心念念着明天回家和您打一炮呢。


13.

“咔哒”叶修打开门。


“文州?”


喻文州此时正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地吃着手上不知哪来的薯条,腮帮子鼓鼓的透露出难得的孩子气。


“叶修,你回来了。”喻文州抬起头,嘴里含着一根薯条含糊不清地回答。


叶修眼轱辘一转,喻文州平日里虽说有点腹黑,但也很听话,看来突破点就在他身上了,嘿嘿······


迈开修长的双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右手揽住喻文州的肩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


“文州啊,告诉哥,你们把哥的烟都······唔·····”


叶修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眼疾手快的塞了一根薯条到他嘴里。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一时没缓过神。


喻文州也眨巴眨巴眼睛,凑过去咬着薯条的另一端小口小口的咬着,最后在叶修唇上轻轻“啵”了一口。


“吃薯条难道不比吸烟好吗?”喻文州问。


“呃······”叶修一时语塞。


“所以,以后吃薯条,好嘛?”喻文州继续问道。


“不!”听到这里叶修立马大声否决这个提议。开玩笑,不吸烟那是要他命啊!


喻文州却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的又往叶修嘴里塞了根薯条,这才说话:


“欸,叶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问这个只是在过个形式,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哦。”


说完,将一整盒薯条往叶修手里一塞,也不管叶修愿不愿意,拍拍屁股走人。


叶修看着手上包装盒上大大的黄色M一时无语。


14.

第二天,众人看见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


叶修一反常态早上七点起床,看起来神清气爽。


喻文州腰酸背痛日上三竿才起,看上去苦不堪言。


15.

“嘶——”喻文州揉着自己的腰,心里喃喃骂着昨天晚上不知节制的叶某,一边挪着步子走到张新杰身边低声耳语着。


张新杰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一面告诉众人:


明日开会,有重大事情商议


tbc.

————————————————————————————————

【叶蓝】铐住你了(1)

祀久年:

食用须知:




1.目测中长篇,不定时更新




2.原创背景,警匪paro




3.动画版人设




4.OOC有




5.CP:警官叶×社会蓝




以上√


食用愉快♪


————————————————————————————————


01.


羊肠小道,散落的红叶。




蓝河跌跌撞撞的跑着,不时回过头去看后面的追兵是否还在。他左手捂着腹部狰狞的伤口,干净的白衬衫染上的血迹早已凝固,血却仍然透过指缝点点滴滴洒落在地上。




“艹,该死······”蓝河小声咒骂道,那群诶千刀的可是个个都长了个狗鼻子,要是被追到这,他估计这死是免不了的了。




呵,我带出的徒弟怎么可能会差。蓝河的嘴角勾出讽刺的弧度。




眼前阵阵发黑。




不行了······蓝河暗暗叫苦,眼前的路已经模糊不清,双腿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头也昏昏沉沉的,只想下一秒就睡过去。




连续48小时不眠不休的追杀再加上新增的伤口,蓝河的脑神经快要崩断。




“嘭——”




猝不及防,蓝河撞到一堵肉墙。




他甩甩头努力保持清醒,知道自己是撞了人。腹部的伤口因为这次撞击渗出更多的血。




“对,对不起。”蓝河艰难地说,长时间没有液体浸润的喉咙发出的音节破碎不堪。




糟了,真···撑不住了。




大脑发出最后的警报,还没等蓝河想到应对措施他就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幸好被对方扶助。




感受到人体温暖的体温,蓝河无意识地卸下防备在对方怀里沉沉睡去。






02.


叶修下意识单手扶住在自己面前跌倒的男孩。




说男孩可能不太准确,面前的人几乎赶上他高了。但是被血迹沾染却无法遮掩的稚嫩的脸庞与只有年少轻狂时才会费尽心思搞得杀马特发型都在告诉叶修一件事:




这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罢了。




叶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忽略了蓝河一身的血迹。




哦,睡着了?




叶修低头看见蓝河合起的双目与下面浓重的黑眼圈,脸上的神色透露着一股恬静的神色。




这么想着,叶修微微发力,一个公主抱让蓝河的头靠在自己怀里,让他睡得更舒服些,一面又小心不触及到正在渗血的伤口。




成功捕获一只野生蓝河的叶修哼着小调离开了。




浑身是谜的男孩子啊,有趣♪




03.


“唔······呃······”蓝河发出一道鼻音,因为没睡醒的缘故软软糯糯的,倒甚是可爱。




“醒了?”叶修停下手上的工作,偏头看向床上的人。




在听到陌生的音调的那一刹那,蓝河就完全清醒了。




被抓住了?蓝河下意识想到这个糟糕的结局,不由得肌肉紧绷。




但很快蓝河就否定了这个结论:你见过哪个仇人给你睡席梦思盖被子的?早五花大绑了好吗?




“你是······”蓝河仍然没有放松警惕,出声询问。




“哦?你不记得了?唉,真是······明明是你先投送怀抱的······别找了别找了,你衣服都被我拔下来换过了,枪在这呢。”叶修将手枪握在手上晃了晃。




蓝河猛怔,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微小的动作都被面前的人发现了,自己身上现在套的应该是对方的衣服,深蓝色的居家服明显要大一号,穿在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




他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却不小心牵连到伤口,疼痛感使他倒抽一口凉气。




“嘶——”




叶修见状连忙走过去按住蓝河,佯怒道:“小心点!我可不希望伤口再撕裂开来,我一个人给你包扎容易吗我!”




闻言,蓝河这才注意到:腹部狰狞的伤口被雪白的纱布一层层缠绕起来,被人恶趣味地打了个蝴蝶结,看得出主人手法的熟练。




“谢谢······”蓝河被人一训,有些茫然,乖乖躺在床上,下意识道谢。




“恩,对了。”叶修盯着蓝河“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仙的修。”




“叶修······”蓝河只觉得这名字耳熟,仔细一想,自己很崇拜的那位上校可不就是叫“叶秋”嘛!只可惜,一字之差······




面前的人蓄着短短的胡茬,白衬衫袖扣解开被捞到胳膊肘,倒颇有些不修边幅的意味。




这人怎么可能是叶秋大神嘛!




蓝河努努嘴,大概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谢谢您,不过我有要事在身,必须先走,以后必定报答。”对方痞里痞气的神情让蓝河以为这也是道上的人,想到自己的任务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啧啧啧,这么快就想着离开了?也罢也罢,本来就是萍水相逢,报答什么的,就不必了。”叶修听到这句话也没太惊讶,只是转过身又开始忙工作。蓝河的发胶被他洗了个干净,现在头发垂下来倒温顺了许多,说出这种话满满的违和感。




见状,蓝河也不再说什么,却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有恩必报。




要回了贴身武器手枪之后,蓝河毫不留恋的离开。




听到门被“咔哒”一声关起,叶修才有了动作,他走到窗台边,手指抚上冰冷的玻璃目送蓝河匆匆离去。




看见蓝河匆忙的模样,叶修轻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徽章——是他在蓝河衣服里发现的。




徽章上镌刻着几个小字:




蓝雨


蓝溪阁


蓝河




蓝雨的人啊,叶修嘴角的弧度更大了,那可是臭名昭著的黑帮啊。




微微侧目,一套崭新的警用手铐被随手扔在墙角。




会再见面的。




叶修想。




TBC.

【叶all】叶修de戒烟计划(3)

祀久年:

☆OOC有




☆原创背景




☆脑洞清奇




☆CP:叶all




传送门:(1)(2)




————————————————————————————————


08.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叶修坐在他的座驾上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问为啥?




叶修得意洋洋的从不知哪个旮旯里掏出包烟——黄鹤楼的。




哈哈哈哈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叶修觉得他可以把天窗开下来仰天大笑了。




打开烟盒,叶修看也没看就叼了一个到嘴里。




嗯,甜甜的。




······




嗯???!




叶修一把抽出那个他原以为是烟的东西。




                         ——哦,棒棒糖,草莓味的。




日!那个小兔崽子干的好事!




正抱怨自家哥哥不负责任,在办公室认真工作的叶秋打了个喷嚏。






09.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叶秋皱眉,谁这么不懂规矩,不知道他忙啊!这时候来找他。




“进来。”他没好气地说。




门把锁旋转发出咔哒一声




“叶秋啊······”




皮鞋在地上摩擦发出不怀好意的声音。




听到熟悉的声线,叶秋吞了一口口水。




“哟,哥哥啊。有什么事吗?”




“呵呵。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干什么呢。”叶修走到叶秋身后,亲昵地将贴着他的侧脸。




“混账哥哥!”




叶秋立马炸毛。




天啊,他不会想在这里做吧!他疯了吗,这里可是办公室,窗户还是透明的!要是一不小心有个人进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多难打扫啊!




叶修看见自家弟弟眼神飘忽,估计又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play了。




啧。




叶修的手紧贴着布料向下滑动,温暖厚实的感觉令叶秋老脸一红(bu)。




真要在这做啊!糟了我没带保险套,润滑剂!那肯定会很疼吧,想想还有些小激动o(*////▽////*)q




叶修的手终于放在叶秋的裤腰带上。




然后,







······




拿了一串钥匙下来。




叶秋:exm???(我裤子都要给你脱了你就干这事儿!)




叶修抛着手上的那个车钥匙笑得不怀好意:“小子,这车钥匙哥给你先留着哈。”




“为什么!”叶秋不服气。




叶修没说什么,钥匙往口袋里一塞,再掏出个什么东西扔向叶秋。




叶秋眼疾手快的接住。




“别太累了,吃个糖休息休息吧。”叶修慵懒的声音随之传来,清脆的关门声在这之后响起。




叶秋刚开始很感动,还以为自家哥哥终于良心发现。后来一看,诶不对啊,这糖咋这么眼熟······




咋这么像我昨天塞那烟盒里的棒棒糖呢?






10.


叶·好不容易来上一次班·修回到他自己办公室,双腿交叉翘办公桌上,哪有点公司老总的样子,活脱脱一流氓地痞。




嗯?这钥匙手感不对。




叶修拿出来一瞅——哎哟喂,这哪来的贴纸啊!




噗······还是粉色的HelloKitty哈哈哈哈······




叶修差点没笑地掉地上去。




心情好的叶修就要抽一·根烟(虽然他心情不好也要抽)。




从抽屉里翻出烟盒。




打开。




抖出一根叼嘴里。




酸的。




         ——哦,柠檬味的。




呵呵。




叶修觉得现在光收钥匙已经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愤怒了,还需要操一顿。




嗯。






11.


当然最后叶修也没操成。




----------------------------------------------------------------------------



【叶all】叶修de戒烟计划(2)

祀久年:

☆OOC有




☆原创背景




☆脑洞清奇




☆CP:叶all(本次叶张主场)




传送门:(1)http://re-night.lofter.com/post/1e564510_eebd4c4




————————————————————————————————




04




当叶总从七万平方米的大床上起来


当叶修醒来时,身边早已空无一人。真该加强锻炼了,叶修摸摸下巴沉思,要是哪一天真被自家那几位反攻了……啧


叶修直起身子,窗帘被人细心地拉起,没有一丝光线透进来。摸索着打开灯,一眼就看见本来凌乱的工作桌桌面此时已一尘不染,除了电脑及办公用的文件……


——恩?!!!


我日!我烟呢烟呢!我的中华啊!


叶修三步并两步跑到桌子前翻箱倒柜——没有,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


叶修强打起精神,安慰自己不就是包烟嘛!哥多的是!


于是乎,叶修去扒拉他衣柜。


——空无一物。


oh shit


叶修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叶•柯南模式•修托腮沉思,到底是谁偷了他的烟?


他吸烟是从不偷偷摸摸的,一般稍微注意一点的人都知道他香烟放哪儿了。


好吧,其实答案很简单——韩文清,叶修也明白,时间完全对的上号。但是为什么?


叶修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他就去问韩文清了。


这是他得到的回答:“吸烟有害健康”


叶修表示老韩你这么关心哥我甚是感动。


所以我不能抽烟了?




05.


大半天没有见过烟的叶修躺在沙发上觉得他要废了。


电视开着,正在播《西游记》。


“叶修……”熟悉的声音传来。


叶修萎靡不振地抬头,看见来人两眼冒光仿佛看见救星。


“新杰啊!”


来人正是张新杰。


“你……”叶修还啥都没说出口,就被张新杰打断。


“叶修,吸烟的坏处你不是不知道,肺癌喉癌,甚至对精子都有危害,对人是百利而无一害,你就不能戒烟吗?大家都很担心你blablabla……”


叶修瞄了一眼电视,觉得悟空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师傅,求你别念了!


他怎么就忘了张新杰他是个医生呢……


叶修一阵哀嚎。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让他认识到谁才是这个家里的总攻。                                                    ——摘自《叶修语录•总攻篇》


“这样,新杰,你今天晚上来我房间,我们好•好•探讨一下吸烟的危害!”叶修一字一顿地说。


闻言,张新杰住了嘴,脸腾的一红,结结巴巴地说:“可是,叶修你连续两夜……再说下一个轮到喻文州才对……”


“呵。”叶修不满自己的能力竟然被自己爱人所嘲笑,轻哼一声,将张新杰抵在墙上,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让你来就来哪来那么多话。”


满意看见张新杰撇过脸去耳廓藏不住的红色,叶修哼着小曲走了。




06.


一点肉渣


简书走你:http://www.jianshu.com/p/4c8efceee6f2






07.


第二天


张新杰醒来时,看见自己难掩的满身狼狈,有点怀疑自己这计划能不能坚持下去。


难道只能用伤肾伤腰代替伤肝伤肺?


张新杰觉得未来的日子一片黑暗。




tbc.


—————————————————————————————


“用伤肾伤腰代替伤肝伤肺”这句话出自 @白衣唤渡 这个小可爱w

【韩叶】来根烟吗,beast?(下)

祀久年:

☆【手动高亮】有车有车有车!慎入!【手动高亮】


☆好吧我承认我忘了韩队生日qwq随便凑了一个让韩队干了叶修√


☆好像烂尾?


☆本来这是个清水


————————————————————————————————


20.


黄少天骑着一匹健壮的马手指着面前壮观的城堡:“哦哦哦就是这么!岳父大人你等着我现在就进去把老婆,啊呸,叶修平安无损的给你带回来!!!”语毕,他绝尘而去。


冯宪君:【尔康手】少天少侠求你回来,我答应把儿子许配给你。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有狼!


诚然,一路上来,冯宪君承认黄少天武艺高超,就是太聒噪······


本来冯宪君决心都有些动摇了——要不就把叶修嫁给他吧?


可是现在,冯宪君站在冷冽的寒风中,听着不时响起的狼嚎,裹了裹身上的衣物——门,不,窗都没有!




21.


当黄少天举着宝剑来到城堡顶楼找到野兽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他的心上人正在和那只野兽斗地主?!


两个人玩多没意思算我一个


好的目前情况就是那只五大三粗的野兽脸上被贴满了纸条,说实话我很怀疑他怎么看得见牌的。黄少天沉思。


叶修不经意间转过头就看见一脸蠢萌的黄少天举着个宝剑愣愣的站在那。


他招招手


黄少天过去


#城堡扑克牌第一人到底花落谁家?是我们看好已久的(未来的)城堡夫人还是新来的不知干嘛的黄毛少年?答案即将揭晓!#




22.


寒风呼啸,冯宪君心疼的抱紧了(胖胖)的自己




23.


当一抹黄色出现在冯宪君眼前时,冯宪君简直就要喜极而泣。


等会儿,咋地孤身一人?


黄少天一会摸摸树枝上幽香的寒梅,一会踩踩脚下厚实的雪,悠哉悠哉的走过来。


“我儿子呢!”冯宪君顾不得礼貌着急的追问。


黄少天不慌不忙的掏出一封信,大意就是说:老头子你不要担心我,我在城堡里过得很好。我现在好像喜欢上了这个野兽,你说我重口味啥的我也认了,总之你回去赶紧再去个媳妇儿过日子吧,等我们结婚了再通知你们!


冯宪君:WTF?


“你,就这么放弃了?”冯宪君颤颤巍巍地直起身子。


“是,我认为情感这种东西必须是两情相悦。既然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又何必强求?”黄少天难得的正经。


还不是因为他的脸上也曾被贴满纸条。


黄少天表示现在想起那段被纸条所支配的时间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24.


麻烦的东西终于走了。


叶修站在窗台前,倚在野兽身上,看着越来越远的二人淡淡笑。


这时韩文清紧张了,他问:“你,在信上写的是真的吗?”


“信上······?哦,你说那个。”叶修拖长尾音吊足了人胃口


韩文清怀抱希望。


“假的哦。”


一桶冰水从头浇到尾。


“我啊,不是好像,是已经喜欢,不,或者说······恩,我不确定,爱上你了?”叶修慢条斯理的回答。语气狡黠地像只狐狸——如果不是因为身高原因而看见他粉嫩的耳朵的话,韩文清就真要以为这是一只狐狸了。


“噗嗤······”


听到闷笑声,叶修转过头来,着急的嚷嚷着:“怎么了怎么了!笑什么呀!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当我没说过,还我自由好了!”


“当然不是。”韩文清用野兽特有的低哑的声音说“能够得到你的爱,求之不得。”


“我也爱你。”




25.


“啪嗒”


诅咒碎掉了哦。




26.


叶修看见面前的野兽型帅哥觉得有点懵。


韩文清看着眼前愣怔的心上人,对这个出场效果非常满意,第一次那么感谢那个王什么东西的巫师。


韩·禁欲过久·文清一个公主抱把叶修带到卧室,进行爱情动♂作大片。


链接走你:


简书翻车季


27.


不久之后,冯宪君就收到了他家儿子的婚礼邀请函。


果然大白菜总会被猪拱的吗?


他仰天长啸。




28.


总之最后野♂兽韩就和叶修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喜闻乐见喜闻乐见。


——————————————————————————————


假装是韩队贺文

【叶all】叶修de戒烟计划(1)

祀久年:

【高亮】☆有车有车有车!【高亮】

☆OOC有

☆原创背景

☆脑洞清奇

☆CP:叶all

————————————————————————————————

01.

会议厅里,光线昏暗,投影仪将花花绿绿的图片投射带大屏幕上。

坐在主座的医生张新杰出声:

综上所述,在工业发达的国家中有四分之一的癌症者,吸烟的占90%;死于支气管炎的,吸烟的占75%;死于心肌梗塞的,吸烟的占25%。吸烟不但给本人带来危害blablabla······”(摘自百度)

“咳······”讲了一大段话,张新杰也忍不住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的话,初步的计划已经发给大家了,请务必仔细阅读。”

众人看着手上密密麻麻的A4纸沉重地点点头。

“我有问题!”一道不合时宜的活泼的声音插进来。

众人朝声音的发源地看去。

原来是包荣兴那个活宝。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被一大堆医学名词摧残了数个小时的包荣兴立马抛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今天晚上,轮到谁了?”

大家面面相觑。

“轮到我了。”一道抵押的男声。

张新杰转过头去,原来是韩文清。

“那挺好的,就麻烦韩文清为大家做个榜样了。”

韩文清答应。

散会,众人推搡着离去。

大屏幕上赫然印着几个大字:

叶修的戒烟计划



02.

入夜

韩文清扣响了叶修的房门,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韩文清仍能感受到自己肌肉因紧张而紧绷着。

没一会儿,叶修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服开了门。

仗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韩文清能够清晰地看见房里的办公桌上散乱的烟蒂。还有,韩文清鼻翼翕动,挥之不去的烟草味。

“哦,老韩啊。”叶修愣了一下,笑着打招呼。明白这人是来做什么,侧过身子让他进来。“再等一下哈,我把这份文件看完。”

新手发车,多多指教。

链接:

http://www.jianshu.com/p/3909690edc18

叶修觉得绝壁是他耳朵出了毛病。

他以为,像韩文清这样骄傲的人,能够允许自己雌伏在他人身下就足以让人大跌眼镜了,可是这次,算不算是在······主动求爱?

不过自家爱人都这么说了,哪有不满足对方的道理。

有一阵云雨过后,两人纷纷瘫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03.

第二天,韩文清静静地掏出一张表格,在“晚上禁止吸烟”这一栏里打了个勾。

众人见韩文清完美完成任务,都跑过来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他们都知道,叶修在完事过后,肯定要抽一根香烟的。

他是这么说的:“老话说得好啊'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那叫个雷打不动。

可是!现在!韩文清!他!竟然!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真是鬼见了韩文清了。

——————————————————————————————

韩文清揉着酸疼的腰表示他是铁血真汉子,行动大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