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韩叶】来根烟吗,beast?(上)

祀久年:

☆童话paro,改编自格林兄弟的《美女与野兽》

☆OOC有

☆你就当那个时候有香烟好了x

☆野兽韩×美少年叶

——————————————————————————————

1.

明月当头,雪花飘飞

斜斜的山坡上,金碧辉煌的城堡里,霸图王子韩文清高傲地昂着头,沉迷于这场纵情声色的游戏。

“咚咚咚”

是谁敲响了城堡的大门?声音是那么清晰那么刺耳。

舞会中止,

韩文清迈着大步恼火的看向不请自来的陌生人——啊哈,一个丑陋的年迈的肮脏的老头子!

“行行好,尊敬的王子。外面实在是太冷了,我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吗?”说着,他从斗篷下颤颤巍巍地拿出一支鲜艳的玫瑰“最为回报,这支带有魔力的,美丽的玫瑰花将属于您。”

韩文清沉着一张脸,大步走到老人面前,从他手上接过玫瑰“是很美丽啊——”他故意用咏叹式的语气说道。

“只可惜了······呵。”他将玫瑰重重地摔在地上,用脚一点一点碾压,鲜红的玫瑰憔悴,失去了原来的鲜活萎靡不振。

老人愕然地看着这一切。

韩文清眯着眼享受着欺凌弱者的快感。

“你会后悔的。”

意外的,不是苍老的声音,咬字清晰有力,有些低哑却并不难听,带着魔力惑人心神。

韩文清急急地转过头去,光丝将那个老头包裹住,就像准备破茧的蚕虫。

“啪”

嚯——这哪是个老头子嘛!

从光茧里走出来的人一身奇怪的魔法袍,手执比人高的木杖,剑眉星目,嘴角挂着冰冷的笑意。不过要说最奇怪的,还得数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

可是此时完全被恐惧支配的韩文清哪里还有心情管这些“巫师!”他大喊。这时,他才想起召集侍卫,可哪有人理他,早作鸟兽散了哟!

王杰希款步走上前去,轻轻拾起那朵被践踏的不像样的玫瑰。

“傲慢的王子啊,你还是不懂得真正美的是内在,而不在于外表。”他轻笑,玫瑰在他手上一点一点的恢复原来娇艳的模样。

“在这朵玫瑰花消逝之前,您,我尊贵的王子,必须学会爱别人,同时得到那人的爱。”

“这朵玫瑰只会盛开到您21岁生日,如果那时······很抱歉,您将永远永远保持这份丑陋的形态。”

语毕,王杰希扶了扶头顶的尖魔法帽,带着温和的微笑重新走进那片冰雪世界。

留下满室的狼藉与变成野兽的王子。


2.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

在城堡附近的村子里,新搬来一户人家!是一位白发苍苍的父亲带着他年轻帅气的儿子。


3.

“哦!瞧瞧上天的安排!让我遇见了你!这一定是老天的安排!”夸张的语气,夸张的动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在排舞台剧!

哦······叶修在心里哀嚎一声,心疼地掐灭自己才点上没多久的香烟。

“好吧,猎人黄少天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

“叶修,哦叶修!你将要嫁给我!你只能嫁给我!让你嫁给我吧!多么完美的一对组合啊!”

叶修:?????

“恩······可是猎人先生,我们都是男性······”

叶修还没说完,便被黄少天毫不犹豫的打断“男性?!不不不,我亲爱的,爱情不分性别,你终会嫁给我的!因为只有我配的上你!哦还有,以后叫我黄少天就好了,不必那么拘束。”

难得的,叶修落荒而逃了。


4.

“父亲,请务必小心,不要再摔断腰了。”叶修将父亲扶上马,说着关心的话却使人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冯宪君是谁?早就习惯了叶修这幅样子,所以不但没生气,反而乐呵呵的问这人要什么。

“要什么吗······那拜托,多带些烟草吧!”叶修表示他烟瘾又犯了。

“好吧好吧!”默默记住了这个请求,冯宪君一抽马鞭,扬起一阵阵风沙。


5.

夜深人静

冯宪君恼火的骑着马在森林里走来走去。

“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迷路!”他小声嘟囔着。

突然,马儿受惊似的长鸣一声,冯宪君定神看去,也苍白了脸色——狼!野生的饥肠辘辘的狼群!

受惊的马儿现在已无暇顾及自己主人的生命安全,它一个不留神将他颠到地上,然后自己绝驰而去。

冯宪君表示自己很绝望。


6.

“恩?”刚刚打发走黄少天的叶修正享受着难得的安宁,却听见熟悉的嘶鸣声。

他转头看去,只有那匹熟悉的马独自一人回来了。

老头子呢?

毫不犹豫的,叶修跨上马,开启了自己的寻父之旅。


7.

另一边,冯宪君踉踉跄跄地跑进一座城堡——为了躲避狼群。

“您好······”他说话的声音有些犹豫“我是来这儿避避风雪的,冒昧叨扰了。”

无人回答。

哦,好吧,真没礼貌。

“你好,陌生人。”猝不及防一个声音传来。

冯宪君寻着那声音的来源——一个蜡烛台?!

“你好?”冯宪君不确定地回答。

“恩,晚上好。我叫喻文州,这位是张新杰。”那个蜡烛台不知从哪伸出两只手,敲打了一下一旁的闹钟。

“你好。”冯宪君打招呼。

“你好。”闹钟回礼。

·········

不一会儿,冯宪君就接受了这些家具都会说话的事实。

茶堡苏沐橙正在帮他热茶哩!

冯宪君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

“你在这里干嘛!”怒吼声传来。

冯宪君抬眸望去,浑身打哆嗦——一只丑陋的野兽正站在门边气势汹汹地质问他。

于是冯宪君就被关进了地牢。


8.

森林里

叶修驾着马,灵巧的来来回回到处穿梭,终于找到一座城堡。

老头子应该在这里面。他猜测。

毫不犹豫的,他推门而入。一刻也没耽误就开始寻找他的父亲。

终于,在地牢里发现了他。

“父亲,怎么几日不见,这么个狼狈模样?”叶修调侃。

“快点离开这儿!”冯宪君急急地叫道。

可是已经迟了,巨大的阴影罩在叶修的身上,他转过头去,是一张丑陋的野兽的脸。

在经过一通并不容易的交流后,叶修了解了前因后果。

“那么,请让我代替父亲留下来吧!”他提议。

野兽同意了。

冯宪君离开了。


9.

冯宪君走后没多久,野兽韩文清就将叶修从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拎了出来。

“除了我住的房间,你可以在城堡里自由走动。”他粗声粗气的嘱咐道,并将叶修带到了一间干净的卧室。

嘿,这个野兽也挺可爱的。叶修摸摸下巴,看着那个野兽别扭的模样心里偷笑。


TBC.

评论

热度(41)

  1. 索克萨尔祀久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