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韩叶】来根烟吗,beast?(中)

祀久年:

10.

于是叶修就在心安理得的居住在城堡里。


11.

韩文清觉得最近啥都不正常。

先是莫名其妙来了个老头子——哦,我最讨厌老头子了。

然后又来了个年轻人,恩,长得还蛮好看的。

再之后······

“我没牌了哟!”“你赢了······”“我靠,不会吧!又是你赢!肯定出老千了!”——他们手上那些个花花绿绿的纸片是个啥,为什么还要在人脸上贴纸条?

“哈哈哈哈糊了!我又赢了!”“······不可能!”“乐乐你认命吧哈哈哈哈!”——那些方方正正的又是什么?上面还有什么花色?

从没见过扑克牌和麻将的韩文清一脸懵逼。


12.

“不玩了不玩了!”衣柜张佳乐赌气似的放下手中的扑克牌——连输三局谁受得了。

这时烛台喻文州在张佳乐身边小声说了些什么,叶修没听清。

他只知道之后张佳乐发疯了似的给他换衣服==

行行好,我是男性,纯的,不穿裙子,苏格兰裙也不!


13.

很快,叶修知道为什么他要穿成这样了——干净纯白的西装没有一丝褶皱,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他尚显青涩的身躯,棕色的领带更显得他皮肤白皙。

原来他要和野兽共进晚餐!

真他妈见鬼······叶修看着对面吃相豪放不羁到粗鲁地步的野兽默默扶额——虽然他不是处女座的,可饶是任意一个星座看见了都受不了吧!这汤汁溅的,都飞我这来了!

闹钟张新杰也发现了不对,尴尬地捣了捣自家主人。

韩文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见对面俊俏的人类脸上纠结的表情,再想想刚刚自己的吃相,不由地红了脸。

叶修端起餐盘走到韩文清旁边坐下。

他这是要干吗?

只见叶修左手持叉右手持刀从一块硕大的牛排上轻巧的割下一块递到韩文清嘴边。
“吃吧,就算是请我吃饭的谢礼了。”他笑的眉眼弯弯。

韩文清第一次这么感谢那些厚实的毛发。这样就看不出来我脸红了吧?


14.

冯宪君回到村子里,立马向村民们求助。
可无一不是碰得满鼻子灰。

除了一人······

“哦,什么什么!你竟然说我美丽的未婚妻被困在了城堡里!还和一个野兽在一起!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你等着本剑圣这就去救他回来让他与我成亲!到那时你就是我们婚礼的见证人!岳父大人!”

冯宪君:exm?

于是黄少天开启了他营救“公主”的旅程。


15.

“嗝······”城堡里,韩文清和叶修不约而同的打了个饱嗝。

饭后,韩文清不知道又去干了些什么。至于叶修,本着“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的原则在城堡里乱逛了起来。

乱逛的过程中,叶修一摸口袋,发现了意外之喜——嚯!一包烟!未拆封的!肯定是自己以前落下的。

利索的拆封取烟再招呼喻文州帮他点上。叶修深吸一口,熟悉的烟草味荡漾在他口腔里。

爽!


16.

咦,那是哪儿啊?

透过袅袅烟气,叶修发现了一扇门。

本着一颗好奇心,叶修推开了门。

哎哟,这房间装饰的不错哦。叶修摸摸下巴给予评价——要是忽略墙上的兽爪印就更完美了。

嗯?那是······

叶修走过去眯起眼睛看了个真切。

不巧,韩文清回来了。看见叶修,他发疯似地大吼:“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叶修试图解释。

韩文清表示不听不听就不听。

叶修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一个糙野兽怀着颗少女心将一朵玫瑰仔仔细细用玻璃罩珍藏起来吗?用得着这么激动,谁还没有几个秘密啊!

但是自觉无辜的叶修被吼了一顿心情异常不爽,于是他遵从野兽的吼叫,离开了城堡。


17.

“嗷呜——”

走在半路上的叶修听见这声音僵住了身子,嘴里还有一小节的香烟也掉到了雪地上。

狼,狼群。

叶修二话不说转头就朝城堡的方向跑去,可是两条腿的人怎么能跑过四条腿的动物呢?

狼群越逼越紧。

叶修几乎就绝望了,他想,他大概要交代在这里了。

可是,天无绝人之路。

韩文清及时赶到了。

叶修发誓,野兽对抗狼群的样子是他见过最帅的没有之一。

虽然之后,野兽也受了伤吧······


18.

“说真的······你该减肥了······”这是好不容易把韩文清半扶半拉送到床上去的叶修。

“哼”闻言,韩文清不高兴了——我好心好意救你你还嫌弃我?

叶修又白了韩文清一眼,从张新杰手上接过药膏给韩文清上药。

他才不会承认在听见野兽吃痛的闷哼时他有点心疼╭(╯^╰)╮


19.

没几天,野兽就全好了。

叶修高兴了。

“可以啊!野兽的恢复能力就是强!”他重新点燃一根香烟,还不忘喷了韩文清一脸白烟。

“咳咳······”韩文清呛着了。他没见过这个东西,但听张新杰他们说好像不是啥好东西。据说对人体健康特别不好。

于是韩文清特别正直地把叶修手上的烟给扔了。

叶修懵逼了,很快又点了一根。

但又被韩文清扔了。

叶修忍不了了。

“我说,野兽,你什么意思呵!咋地哥抽个烟都碍着你啦?你以为你是我救命恩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韩文清:要是能为所欲为就好了。

“韩文清。”

“恩?”

“我叫韩文清,叫我韩文清。”

“······好吧,韩文清,是个好名字。”

韩文清觉得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嘴中吐出他名字的样子。

“叶修,我叫叶修。”

叶修吗?也是个好名字。韩文清心想。


不知不觉的,韩文清和叶修之间的感情好像有所发展。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一点,家具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TBC.

——————————————————————————————

沉迷喂饭的韩叶夫夫^q^

评论

热度(30)

  1. 索克萨尔祀久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