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韩叶】来根烟吗,beast?(下)

祀久年:

☆【手动高亮】有车有车有车!慎入!【手动高亮】


☆好吧我承认我忘了韩队生日qwq随便凑了一个让韩队干了叶修√


☆好像烂尾?


☆本来这是个清水


————————————————————————————————


20.


黄少天骑着一匹健壮的马手指着面前壮观的城堡:“哦哦哦就是这么!岳父大人你等着我现在就进去把老婆,啊呸,叶修平安无损的给你带回来!!!”语毕,他绝尘而去。


冯宪君:【尔康手】少天少侠求你回来,我答应把儿子许配给你。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有狼!


诚然,一路上来,冯宪君承认黄少天武艺高超,就是太聒噪······


本来冯宪君决心都有些动摇了——要不就把叶修嫁给他吧?


可是现在,冯宪君站在冷冽的寒风中,听着不时响起的狼嚎,裹了裹身上的衣物——门,不,窗都没有!




21.


当黄少天举着宝剑来到城堡顶楼找到野兽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他的心上人正在和那只野兽斗地主?!


两个人玩多没意思算我一个


好的目前情况就是那只五大三粗的野兽脸上被贴满了纸条,说实话我很怀疑他怎么看得见牌的。黄少天沉思。


叶修不经意间转过头就看见一脸蠢萌的黄少天举着个宝剑愣愣的站在那。


他招招手


黄少天过去


#城堡扑克牌第一人到底花落谁家?是我们看好已久的(未来的)城堡夫人还是新来的不知干嘛的黄毛少年?答案即将揭晓!#




22.


寒风呼啸,冯宪君心疼的抱紧了(胖胖)的自己




23.


当一抹黄色出现在冯宪君眼前时,冯宪君简直就要喜极而泣。


等会儿,咋地孤身一人?


黄少天一会摸摸树枝上幽香的寒梅,一会踩踩脚下厚实的雪,悠哉悠哉的走过来。


“我儿子呢!”冯宪君顾不得礼貌着急的追问。


黄少天不慌不忙的掏出一封信,大意就是说:老头子你不要担心我,我在城堡里过得很好。我现在好像喜欢上了这个野兽,你说我重口味啥的我也认了,总之你回去赶紧再去个媳妇儿过日子吧,等我们结婚了再通知你们!


冯宪君:WTF?


“你,就这么放弃了?”冯宪君颤颤巍巍地直起身子。


“是,我认为情感这种东西必须是两情相悦。既然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又何必强求?”黄少天难得的正经。


还不是因为他的脸上也曾被贴满纸条。


黄少天表示现在想起那段被纸条所支配的时间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24.


麻烦的东西终于走了。


叶修站在窗台前,倚在野兽身上,看着越来越远的二人淡淡笑。


这时韩文清紧张了,他问:“你,在信上写的是真的吗?”


“信上······?哦,你说那个。”叶修拖长尾音吊足了人胃口


韩文清怀抱希望。


“假的哦。”


一桶冰水从头浇到尾。


“我啊,不是好像,是已经喜欢,不,或者说······恩,我不确定,爱上你了?”叶修慢条斯理的回答。语气狡黠地像只狐狸——如果不是因为身高原因而看见他粉嫩的耳朵的话,韩文清就真要以为这是一只狐狸了。


“噗嗤······”


听到闷笑声,叶修转过头来,着急的嚷嚷着:“怎么了怎么了!笑什么呀!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当我没说过,还我自由好了!”


“当然不是。”韩文清用野兽特有的低哑的声音说“能够得到你的爱,求之不得。”


“我也爱你。”




25.


“啪嗒”


诅咒碎掉了哦。




26.


叶修看见面前的野兽型帅哥觉得有点懵。


韩文清看着眼前愣怔的心上人,对这个出场效果非常满意,第一次那么感谢那个王什么东西的巫师。


韩·禁欲过久·文清一个公主抱把叶修带到卧室,进行爱情动♂作大片。


链接走你:


简书翻车季


27.


不久之后,冯宪君就收到了他家儿子的婚礼邀请函。


果然大白菜总会被猪拱的吗?


他仰天长啸。




28.


总之最后野♂兽韩就和叶修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喜闻乐见喜闻乐见。


——————————————————————————————


假装是韩队贺文

评论

热度(39)

  1. 索克萨尔祀久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