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克萨尔

【叶王】花吐き病(上)

祀久年:

☆花吐症paro


☆OOC有


——————————————————————————————


引子:


窗外月色如洗,万籁俱寂。


屋内,王杰希漂亮的双手在键盘上,像蝴蝶般,飞速的舞动着,电脑键盘发出的“哒哒”声萦绕在这个不算大的房间里。


已是午夜。


毫无预兆的,王杰希突然感到喉咙一阵不适,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喉间,迫不得已,王杰希匆匆甩下鼠标一手捂着嘴,一手扶着桌子对着地面干呕


“呕······”


呕吐感一波接着一波传来,王杰希脸色惨白却又不好意思叫其他队员帮忙——已经是凌晨,他们还在梦乡中吧


“唔!呕······”


又是一波恶心感传来,再也撑不住的王杰希松开手,张开嘴吐出的却不是原以为的污秽的杂物:


密密匝匝的娇嫩的玫瑰花瓣沾染着少许鲜红的血液愈发妖娆,安静地躺在木质的地板上尽显美丽,妖艳而又诡异




几日后


“叶修叶修!”大清早的,老板娘陈果就毫无形象地大声嚷嚷起来


一宿未睡的叶修趴在电脑桌前恹恹地抬了头瞥了陈果一眼,痛苦地呻吟着:“又怎么了?我的祖宗哦······”


陈果一反常态倒也不甚在意叶修的态度,凑到电脑前甩起鼠标用一种近乎职业选手的手速几下扒拉出一张网页,声音焦躁:“哎,快来看看啊,大新闻!”


没听到答复,陈果转头一看:嚯,叶修早就趴椅子上打瞌睡了。


陈果气不打一处来,手做喇叭状对准叶修耳朵大声吵道:“别—睡—了!!!”


叶修被声音一惊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他哀怨的看了一眼陈果小声嘟囔:“什么事这么要紧?哥抢了一夜BOSS也没见你这么关心。”


陈果白了叶修一眼,指着电脑上的几个大字,一字一顿的读到:“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疑似有退役的想法,微草战队该何去何从?”


听完一席话,叶修倒也全醒了,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奔到电脑前夺回鼠标,三几下草草浏览了一遍。


终于看完文章,叶修紧蹙的眉头总算是舒展了一些——首先,这篇文章并没有明确的证据,只是推测;其次,报道这篇文章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社。


不过却是不会空穴来风,叶修摸摸下巴,对陈果说:“老板娘,手机借我用用。”陈果从善如流,将手机递给了他。


叶修娴熟的拨出去一串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合上电话,叶修的面部阴晴不定。


陈果见状,明白这人需要独处的空间,连忙将其他凑过来看热闹一帮子人轰了出去,自己出去前还不忘贴心的关好门


“哒”的一声,硕大的训练室便只剩下叶修一人


叶修盯着打开的电脑愣神,最终还是点开QQ,找到熟悉的那个人——头像是亮着的


毫不犹豫的叶修大爆手速,码了一行字发送出去:


“大眼啊,在吗?”


发完之后,叶修也没有急着关掉窗口,从烟盒里抖出根烟叼嘴里点燃,就死·盯着电脑屏幕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消息传来的“滴滴”声响起


叶修连忙凑过去看


“嗯”


----------------------------叶修和大眼聊天记录-------------------------------------------


君莫笑 06:35:44


大眼啊,在吗?




王不留行 06:37:40





君莫笑06:38:02


看过这个新闻了吗?【链接】




王不留行06:45:37


······才看见




君莫笑06:46:04


怎么说?


-------------------------------------------------------------------


电脑前的王杰希在看见这篇文章的标题时确实是慌了,细细读下来,才发现原来连个像样的证据都没有,这才舒了一口气


确实,王杰希是有这个意向的——自从前几天晚上那次吐出花瓣之后,他去医院查过,身体健康,只是······还是止不住的会吐出花瓣,最近甚至严重到连说话都有呕吐感。


鉴于这点,王杰希确实是有退役的想法——虽然很不甘就是了。


今天,被叶修问道,王杰希着实是毫无防备。


电话早已关机,就是怕在与人通话的时候回突发病情。


一时没有好的托词,王杰希匆匆打了一句“没有的事”发送过去,手忙脚乱地退出QQ就怕再被追问下去。


另一边的叶修见人的头像灰白,也退出QQ


起身,打开训练室的门,没有理会在门口群聚的众人,对陈果大声喊道:“老板娘,帮我订一张H市的机票,我今天去趟H市!”


TBC.

评论

热度(39)

  1. 索克萨尔祀久年 转载了此文字